首页 > 娱乐休闲 > 对不起我不想年少成名了

[生活点滴 ] 对不起我不想年少成名了

xjf555888com

P: 2019-03-12 16:12:23

1

你有没有羡慕过某个人?

这个人从小优秀到大,人生顺风顺水,一路坦途。

最气人的是,就连他的余生望去,也依然是?的一片光明。

好吧……

我就知道你要说王思聪。

但今天我今天想关注的是另一个,从小就惹人艳羡的群体:童星。

他们与根正苗红的富二代不同,声望在他们的生命中到来时,往往更加突然。

从天而降的星光,掉落在他们原本平静的生活里,并在他们人生中激起无比巨大的涟漪。

而这份光环,在很多时候,却变成了他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举个栗子:林妙可。

这个9岁就站在奥运会开幕式镁光灯下,吟唱出美妙歌声的小姑娘。

那一夜,她是全世界目光的焦点。

但后来人们才知道,那夜的歌声,其实是来自一个名叫杨沛宜的姑娘。

因为当时杨沛宜正在换牙期,所以她只能站在林妙可身后的黑暗角落里。

杨沛宜与林妙可

尽管舆论争议四起,却没有阻挡林妙可向着“人生巅峰”进发的脚步。

林妙可年纪轻轻,就身处至高起点。

难免会让其父母产生某种的“错觉”:恨不能让女儿早日揽尽天下美名。

林妙可被媒体热炒为“中国第一童星”

于是,一个不过十岁的孩子,渐渐成了父母野心操纵下的提线木偶。

人们对林妙可的印象,也从最初的童真、可爱,变成了“做作”、“老派”、“早熟”。

曾与林妙可搭戏的演员陈小艺,就曾在采访中提到过对于林妙可的看法:

13岁的林妙可,曾出现在武汉某医院不孕不育、情趣病房的发布仪式上:

在近期的采访中,林妙可总喜欢摇头晃头,表现出骄娇二气,引来不少网友反感。

其实,在林妙可小时候就是喜欢如此。

很多人说用“伤仲永”,来表述林妙可的故事,但我觉得这个比喻似乎有点牵强。

林妙可一夜成名的美妙歌声,其实是属于杨沛宜的。

《周易》有云:“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林妙可在揽获巨大人气后,本该潜心学习技艺,快速补齐短板,而不是到处走穴捞金,沾染世故圆滑之气。

2017年,林妙可多次艺考落榜的新闻占满了媒体版面。

这个曾被称为“中国第一童星”的小女孩,在短短十年间迅速走下神坛。

她留给人们的,只有无尽的唏嘘和思考。

“童星”,乍听起来无比美好。

但童年是易逝的,每一个童星都要面对“变化”带来的挑战。

他们的模样,任凭时间来雕琢。

但岁月这把“杀猪刀”,时而刀刀留情,时而却冷酷残忍。

关于童星的命运,电影通缉令特别归纳了以下三种:

第一种,继续演艺事业。

对于绝大多数童星演员来说,继续演艺事业,无疑是他们的第一选择。

一个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家有儿女》中的三小只。

1999年,七岁的杨紫参演了个人首部影视作品《如此出山》,正式进入演艺圈。

2004年,情景喜剧《家有儿女》火爆荧幕,杨紫在片中饰演夏雪一角,成为家喻户晓的童星。

但杨紫的成长历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对于那段追求梦想的历程,杨紫回忆起来时说:“大家都认识我,可我没有戏拍。”

与杨紫同龄的张一山,两人不仅是儿时好友,其星途之路也异常相似。

2010年,杨紫和张一山先后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开始了逐梦之旅。

此后的几年间,大大小小作品的演过不少,但却再也没有能够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早年间的《家有儿女》,在观众心里烙下的深刻印记,需要他们在成长中用加倍的努力擦去,进而重新证明自己:

他们不再是夏雪和刘星,他们是演员。

2016年,凭借《欢乐颂》与《余罪》,杨紫和张一山同时完成爆发。

这一年,正好离《家有儿女》首播时,过去了整整十二年。

杨紫回忆找戏拍的辛酸经历

除了杨紫和张一山这种与命运死磕的,当然还有一类人:含着金汤匙出生,不用为演艺资源发愁。

关晓彤出生在艺术世家,四岁时就和父亲关少曾一起拍戏。

此后,关晓彤合作的大导演从陈凯歌到冯小刚,再到张艺谋。

关晓彤手上握有的演出资源,只有让一般小演员艳羡的份。

当然,在顺利星途路上的,还有吴磊:

以及宋祖儿:

刘亦菲十五岁出演首部电视剧《金粉世家》,清纯灵秀的形象令人眼前一亮。

从此刘亦菲片约不断,从《天龙八部》里的王语嫣,到《仙剑奇侠传》里的赵灵儿,其出演的角色均是仙气十足。

从小小童星,到如今的当红演员,每个演员所历经的路程都不尽相同,有人的轻松写意,有人则一路坎坷。

无论如何,这些能够延续演艺之路的人,在童星阵营里,都已是十足的“幸运”。

第二种:进入跨领域行业。

1938 年,年仅 10 岁的秀兰·邓波儿,就已经是美国最具票房号召力的明星。

她每年片酬已超过 12 万美元,另外还有 20 万元的红利,而当时的一张票价只有 15 美分。

从1934年到1939年,她每年都在美国最受欢迎的十大明星之列,曾有“大众小情人”之称。

但随着她的逐渐长大,少女时代的秀兰·邓波儿魅力逐渐消退,观众无法接受他们最喜爱的小宝贝已经长大的现实。

六十年代,秀兰·邓波儿以共和党发言人的政治形象复出,进入了政界,并且成为活跃的政治家。

她的选择是十分明智的,当觉得自己的形象由于年龄的增长产生变化,自己小时候又实在太成功了无法超越,所以她选择离开并开辟新的领域。

秀兰邓波小时候是一名叱诧风云的“童星”,长大后又成为一名出色的政治家,一生可谓是充满传奇。

2014年2月10日,秀兰·邓波儿逝世,享年85岁

在另一边,北京小姑娘金铭,从8岁起就进入了琼瑶编制的梦里。

从《婉君》,到《青青河边草》、《望夫崖》、《熊猫》、《天涯歌女》等等,小金铭就这样一步步走进了无数观众的心里。

18岁时,金铭并没有报考表演院校,而是选择进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童星金铭上热搜,素颜现身机场无人识

今的金铭渐渐淡出了演艺圈,致力于教育和公益事业。

喧嚣散去,继续低调从容的生活。

第三种,坠入人海,默默无闻。

这种高开低走的星途,往往是最容易上热搜的。

营销号的标题我都帮你们想好了:

“震惊!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童星,如今竟然生活落魄到这步田地!”

比如郝劭文。

郝劭文假期打零工补贴家用

郝劭文在电影《新乌龙院》(1994年)中,饰演了一个戴着墨镜的光头小和尚文仔。

彼时的胖,其实叫做可爱。

2011年,当郝劭文再次出现在大银幕上时,他已经变成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里的谢明和。

此时的胖,那就真的就是胖了。

在《新乌龙院》中还有一个小孩令人印象深刻,那就是释小龙。

其实都不用我过多列举,你的脑海里也一定会浮现出,许多释小龙童年时的银幕形象,如《旋风小子》、《十兄弟》等等。

也许很多人,对从小进入少林寺学武的释小龙抱有期待。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当CG特效代替了动作打斗,传统功夫题材的影视作品也变得越来越少。

而释小龙,也渐渐从大众的视野中消失。

还有,《少年大钦差》里的“陈文杰”,如今转战网络大电影。

《小兵张嘎》里的“嘎子”谢孟伟,上一次上热搜,还是因为他结婚的消息。

《新少林五祖》中的小“文定”谢苗,至今仍然徘徊在影视圈边缘。

《快乐星球》里丁凯乐的扮演者李瑞。

李瑞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留学归来后,进入了郑州商品交易所的国际部工作。

《武林外传》里的衡山派掌门莫小贝。

去年从上海戏剧学院硕士毕业,但依然面对着无戏可拍的窘境。

《长江七号》里的徐娇,真的是“女大十八变”。

《家有儿女》里的“小雨”尤浩然,变成了路人甲。

听说,哈利最近正在角逐出演下一任“金刚狼”。

童星起家的薇诺娜·瑞德,有着“好莱坞玉女”之称,2001 年,瑞德因为盗窃罪被判入狱 3 年。

她表示:“外界看我从小演戏,以为我名成利就;其实我失去童年与青春,所有隐私被迫暴露在公众目光之下。”

薇诺娜·瑞德

童年,一生中的匆匆掠影,而童星,也就像是一刹而过的流星。

谁都想星光常伴,可时运却不由人。

有的东西,你出生时没有,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有了。

当童星们的声音不再稚嫩,表情也不再天真时,他们也就很容易被制片人和导演们遗忘。

当习惯了鲜花、掌声和荣誉的孩子们,不再是银幕上的宠儿时,他们也开始面临人生新的抉择。

“赫敏”艾玛·沃特森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来的太晚,快乐也不那么痛快。”

但谁也不能预料,明天会不会给你一个猝不及防的“阿尔法秃袭”。

最美好的韶华不过十几载,总是带着一股子“狠劲”去生活,实在太累。

对不起,我不想年少成名了。

顺其自然也罢,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complete plant dispatch list - 成套设备发货单 点赞(0) 投诉

1

你需要登录才能发表,点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