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休闲

[小说短文 ] 幻爱之巅之骑士精神

P:2013-07-25 19:13:34

1

  幻爱之巅之骑士精神

  雨雪打得湿我的衣,却打不湿我的心。

  眼泪打不湿我的衣,却打碎了我的心。

  我叫艾懿焱是虚羽国国王的六女儿,母亲在我之前有过三个姐姐,生我之前她说如果这一次还是女儿的话,未来一定会让我在18岁成人之际嫁于虚翼国王子联姻以和睦巩固两国之谊(是后来我的姑母告诉我的),没错,于是我这个公主从生下来后刚明白一些事理起,就被教习师傅授以虚翼国礼仪,为了未来的联姻打基矗

  我的母亲由于生了四个孩子没有一个是儿子而错过王后,只能是永远的妃子,但也是妃子中的贵妃了,从小,我的母爱不多,自从听说我从小就被母亲定下一生的故事后,我对她也并不抱有多大的希望,甚至我有意在逼开她,我实在没有办法去想象,她当初看到我是个女孩是怎样的心情,也许,我该认命吧。(父亲忙于国事,大约两三个礼拜来看我一次,来了也是匆匆便走了。)

  16岁生日那年,父亲邀请了虚翼国国王与王子也一起过来参加说是让两个孩子先认识认识。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因为是生来就命定了的。"六公主,您的礼服,是贵妃娘娘交代了,特意定做好了拿来要您换上的。"。"放那吧,我等会就换,你先去忙别的吧。"。"是。"我拿起礼服,深蓝色的底加浅蓝色的花边,层层叠叠的花边至少有12层,腰那边还有一根伸长了的蝴蝶结,"这衣服,恐怕是她为我准备了好多年了吧。"我嘀咕并埋怨道。

  不久我便梳妆好了,"去羽皇殿。"我说着便上了轿撵,一切就跟安排好了的一样。从不曾想过,有一天我会亲手打破这个我从小到大的使命。

  "父王,母后"。"快快快,坐我们身边来"。母后很'客气'地说到,十几年了,这样的虚假面具,好女儿的头衔,我一直都戴的很好,犹如'真正的自己一样。可是我自己是最清楚不过了,我的青春叛逆与自己的坚持,一直就埋于内心最下面,就等一个人,来唤醒它。

  "国王陛下好,贵妃娘娘好。"闻声望去一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小男孩头发是金色,眼眸综的厉害像是巧克力色,已经长出小小的翼芽(虚翼国的长翼,飞翔快平稳度小面积也小,虚羽国长羽,速度相比翼慢了点,但翅膀面积大,平稳度高),是快18成人的预兆,他身后便跟着一个隐隐看着有一头红发紫色眼眸的少年,听那位王子说是与他从小玩到大的,负责保护王子的安全。

  或许那位王子知道我未来会与他成婚,对我异常客气,"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公主殿下。"他选了我旁边了位置,由于他的异常客气,我也没反驳,"随意。"他坐下后,跟我说了很多,前言不搭后语地找话题想与我熟悉一下,只能说我对这种,毫无兴趣。所以,一句也没听进去,我倒是注意到了他旁边站着地那位,他的翼已经长的差不多了,说不上特别精致,但也是绝对的不失他骑士自己的另一种味道,厚重,给人安全感,我喜欢这种安全感。

  在那之后我总是想到他,并且,我渴望得到那样的安全感。我便去命人打听,原来他叫渊烈,从小就在虚翼国长大,是虚翼国王带他进这个国家授予他灵力,他有一身本领是虚翼国除了国王之外法力堪称最高的,但他可能为了报恩吧,甘愿在国王的儿子身边,当个小小的骑士。

  后来虚翼国王子经常来我们国家,每次都会来找我去翼雪森林玩,那边有着各种飞禽鸟兽,我的小雪球就是在那抱来的(一只蓝眼睛小兔子,这只兔子拥有防御盾术,不过是它自己跟着我,我喜欢有安全感的一切事物,于是我就把它带回了家)跟那位王子出去,他总是会很贴心的问我这个问我那个,还让下面的人去帮我弄吃的来,可他这样,我都觉得好假,好空,不如渊烈一直在旁边为我们释放着盾术来的实在,哪怕,他一句也没说。

  18岁生日会那天,父亲母亲并没有说什么关于生日的事,更多的是在说我快来的婚事,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坐等我的羽芽长大,我很害怕,这是我从未经历过的,可父母却在与虚翼国王说婚事,我一个人心里忐忑不安,终于,开始了,羽从小萌芽中一点一点的顶出来,我只觉得背部一点一点地被撕裂,粉碎,最后瓦解,很快,过去了,大约不到3分钟,但那一刻我想了很多"为什么,我的生活里永远只有我,为什么,我要的安全感永远得不到,为什么,我一生下来就被判定了一生,为什么……!"

  一瞬间,手心里都是水,有汗,有泪,汗亦是为了我的痛苦而流的泪。

  也不知道我怎么的,立刻我就张开了羽飞了出去,来到了虚翼国门口,对侍卫说到,"找渊烈,我是他朋友。"不一会一双闪着浅蓝色的翼急速飞来,落下,"公主殿下?……有事?"。"我喜欢你,两年前就是了。你呢。"。"公主殿下,我送您回去吧。"说罢急速地带我飞起不一会到了我的宫殿门口,隐约听到一句话,但是没听清,我还没开口问,他……走了。

  不过多久十几只羽翼联合的队伍来了,因为,婚期到了。我无心理会是怎样的服装与阵仗,我只看见他,是翼队领袖骑士。带着浩大的队伍缓缓飞去虚翼国。

  突然下雪了,很大。一阵狂风吹来,那些不会盾术的都坠了下去加上雪越来越大,羽跟翼实在不适宜飞行,被迫下坠。

  可是只见他释放盾术,他的盾术强大到不光把我笼罩,我在里面是一点风力雪力都感觉不到,他抱着我越飞越远,远的军队都追不上了,他又下降到一个森林里,大手一挥,风雪即刻停止,原来是他刚刚用了"极度降雪"与飓风之厉"可是我一直看着他,没发现什么施法的动作啊,我皱起眉头。他似乎看出来了,"是念力"。念力是极高端的羽翼师才会的,我完全没想到,他会。

  好时光总是过的特别快,好难得才能安安静静地好好看着他,不一会国王和追兵们来了,"我去一下"没等我回答,他走了,我远远看到国王对他说了什么,他又说了什么,我害怕,怕我错过些什么,我就追了过去,国王看见我立刻就叫士兵把我围起来送上车,"不准动她"渊烈念力将他们击倒,给我罩起一个具有攻击力的防护盾,碰到盾的人都会痛不欲生的难受,最后只剩他与国王了,"我爱她,从两年前就是,看到他嫁给别人我有种说不出的感受,是我的错,没有做到骑士该做的,也没有骑士该有的精神志气,我可以死,但是是我硬拉着公主殿下走的,别怪懿焱公主"说罢,他自断经脉,我想起了他跟我一起的点点滴滴,我冲过去,抱起他哭,他说"那天,我想说,我爱你"于是没气了,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感到最有安全感的日子,可他为了坚持他的骑士精神,走了,想到这里,我去陪他了。

  雨雪打得湿我的衣,却打不湿我的心。

  眼泪打不湿我的衣,却打碎了我的心。



plasticity of high molecular compound - 高分子的塑性 点赞(0) 投诉

1


你需要登录才能发表,点击登录